湖南科技網 湖南科技網-科技創新戰略,引領時代先鋒

從主闆轉戰科創闆, 三達膜最好先改個名字

2019-10-09 21:30 已圍觀155次 來源:湖南科技網 編輯:張馨予

  三達膜是一家以膜技術應用為核心的工業分離純化和膜法水處理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和水務投資運營商。在膜技術應用領域,三達膜能夠根據客戶的差異化需求提供綜合解決方案;工業分離業務方面,産品廣泛分布在食品飲料、醫藥、生物發酵、化工、石化等行業。

  (圖片來源于網絡)

  膜産品不少是“代銷”,且購自競争對手,公司名稱“名不副實”

  三達膜來科創闆上市,最為受關注的就是公司的核心技術情況。

  根據招股書信息顯示,三達膜的核心技術主要包括膜材料研制、膜組件生産、膜軟件開發、膜設備制造、膜系統集成、膜技術應用以及和環保水處理相關的核心技術。膜材料是膜技術應用的基礎和核心。

  從營業收入上看,三達膜的收入可分為“膜技術應用”及“水務投資運營”兩大類。2016年到2019年1-6月,三達膜的膜技術應用的收入分别為3.37億元、3.55億元、3.51億元、1.92億元,分别占當期銷售收入的比例為61.88%、60.65%、59.54%、58.94%,其餘約40%的收入均為水務投資運營産生,可以說三達膜水務公司的色彩極為濃厚。而三達膜的膜技術應用分為工業料液分離膜設備、膜法水處理設備、環境工程、備件及其他組成。

  三達膜的核心技術主要包括膜材料研制與組件生産、膜軟件及設備應用解決方案和水處理相關技術及解決方案。公司最為核心技術的就是膜材料的研制和生産,該技術主要體現在備件及其他業務。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1-6月,三達膜的備件及其他收入分别為8313.60萬元、9368.12萬元和1.18億元和6825.49萬元,占公司當期收入的比例分别為15.27%、15.99%、20.00%、20.94%,比例不高。

  從膜材料的具體使用途徑來看,公司膜材料主要應用于生産領用及銷售領用兩個方面,生産領用是經進一步加工或直接作為核心部件裝配至膜設備并在項目整體通過驗收後完成銷售;銷售領用則是直接向客戶銷售,用于膜設備中的膜材料更換。但是,2016年到2019年1-6月,三達膜自産膜材料領用成本占比分别為4.47%、11.84%、26.68%和19.88%;而外購占比分别高達95.53%、88.16%、73.32%、80.12%。

  從膜芯銷售的情況來看,2016年到2018年,公司外購膜芯銷售收入分别為3841.42萬元、3852.90萬元、4790.97萬元的占比分别為76.66%、58.61%、54.26%,三達膜的核心材料存在對外采購的高度依賴情況。甚至可以說,這部分外購屬于“代銷”。

  從披露出的膜技術應用的前五大供應商中我們發現,三達膜長期向蘇伊士集團及陶氏集團購買膜芯。根據公開資料顯示,蘇伊士集團總部位于法國,是全球最大的水務公司,而陶氏集團也是一家知名的化工企業集團,技術實力極強。值得注意的是,在三達膜的空纖維膜及iMBR等細分産品方面,陶氏集團和蘇伊士集團還是三達膜的主要競争對手。

  三達膜還存在将外購膜芯後的銷售收入直接列入核心技術收入的情況,2016年到2019年1-6月内,三達膜外購膜芯的銷售收入金額分别為3841.42萬元、3852.90萬元、4790.97萬元和3069.82萬元,占三達膜主當期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别為7.06%、6.58%、8.12%和9.42%,這也被上交所問詢合理性。

  三達膜在回複中稱,公司向客戶直接銷售外購膜芯與核心技術關聯度較高,外購膜芯的對外銷售是公司為客戶提供整體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并非簡單的貿易活動,因此其收入納入公司的核心技術收入範圍,具有合理性。但是三達膜這種核心技術收入的計算方法能否成立?是否合理?還要看上會時科創闆上市委對于核心技術收入界定的标準了。

  綜合來看,三達膜為膜技術應用加水務投資的“雙主營模式”。但是自産膜材料領用成本也才勉強達到了約20%,不少膜材料依然存在進口依賴情況,且水務投資運營作為三達膜重要的收入組成部分并不符合科創闆的定位要求。三達膜本質上是一家水務運營、膜應用和膜銷售的公司,在膜的生産與銷售上占比并不高。相比之下,公司的名稱“三達膜”就顯得很不符合實際,建議改個名字更加名實相符,比如就叫“三達科技”,可能會更為恰當一些。

  從主闆轉戰科創闆,老問題仍在

  三達膜已經不是第一次登陸資本市場了。

  三達膜前身三達環境工程由新達科技100%間接持股。新達科技于2003年6月18日在新加坡證券交易所主闆上市,但是由于新達科技在新加坡證券交易所的表現不佳。因此,新達科技選擇從新加坡證券交易所退市,并籌劃膜技術應用和水務投資運營業務在境内整體上市。

  但其重返國内資本市場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風順。2014年4月25日,三達膜就向證監會遞交了上市申請材料,拟登陸上交所主闆。2016年4月22日三達膜更新了招股書,于2017年12月26日上會,但結果被證監會否決。

  當年三達膜主闆IPO被否是因幾個原因:三達膜按照實際污水處理量、基本水量孰高的原則确認污水處理收入,因此證監會要求說明相關會計處理是否符合會計準則。此外三達膜通過BOT、TOT和委托運營方式在全國多個地區已投資和運營了28座市政污水處理廠,證監會就此要求公司補充BOT、TOT項目的取得方式是否合法合規,并補充2017年6月30日BOT、TOT項目特許經營權10億元的形成過程、依據、會計處理方式、占淨資産的比例。

  被否的其他原因還包括三達膜報告期各期應收賬款餘額較大且呈逐期上升的趨勢,長期未收回款項金額較大;報告期各期原始财務報表所列示的營業收入與增值稅納稅申報表相應收入存在較大差異等。

  從目前科創闆招股書内容來看,很多老問題目前三達膜依然沒能解決。

  其中BOT特許經營權在2019年就出現了被提前回收的情況。2019年3月27日,三達膜子公司四平三達淨水有限公司與四平市人民政府簽訂《四平市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權、污水處理服務協議之提前終止協議》。四平市人民政府同意返還四平三達資産回購款1.29億元、污水處理1.39億元及其利息3201.13萬元,合計約3億元。截至上會稿招股說明書簽署日,三達膜已經收到四平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權解除相關的全部款項。

  雖然三達膜招股書稱,報告期内,公司水務投資運營業務經營穩定,四平市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權的協商解除以及相關污水處理費大額、長期逾期支付均為偶發事件。但是三達膜在回複上交所問詢函中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三達膜特許經營權賬面價值11.44億元,占淨資産的比例為78.96%。”特許經營權是否未來還會出現“偶發事件”,恐怕是上市委關注的焦點。

  在應收賬款方面,2016年到2019年1-6月,三達膜應收賬款賬面餘額分别為3.59億元、4.38億元、4.67億元、4.25億,其中2年以上應收賬款的金額目前已經達到了9302.32萬元,三達膜應收賬款餘額較大且呈逐期上升的趨勢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轉變。

  環保相關産業,卻多次遭處罰

  截至2019年6月底,三達膜已投資和運營27座市政污水處理廠,但是旗下四平三達淨水公司合計受到9項行政處罰、旗下巨野縣三達水務有限公司合計受到3項行政處罰,共計12起行政處罰。四平三達淨水公司9次罰款中,數額達到或超過10萬元的較大額罰款有7次,其中單筆最大處罰金額為167萬元

  三達膜作為一家污水處理企業,頻繁因環保問題遭到處罰,導緻上交所在對三達膜的三輪問詢中均對其行政處罰事項進行問詢。

  對于遭到多次處罰的情況,三達膜在問詢回複中稱,公司下屬子公司所經營的四平污水處理廠受大額污水處理費被長期拖欠、政府污水處理廠二期項目未及時建成投産、污水廠長時間超負荷運行、因不能停運大修導緻的設備設施維修更換緩慢及與四平政府部門溝通不暢等因素影響,四平污水處理廠存在設備設施老化故障現象、管理人員應急措施實施不及時等問題;此外,受本公司對下屬子公司所經營的巨野污水處理廠員工培訓不充分的影響,出現監測設備使用不熟練、新建項目工程設備調試不順暢等問題。

  三達膜多次受到環保處罰,這與公司從事的污水處理業務并不相稱。此外,在四平三達淨水公司屢次收到處罰後,2019年四平三達淨水有限公司與四平市人民政府簽訂《四平市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權、污水處理服務協議之提前終止協議》,提前退出了在四平市的污水處理業務,這讓人十分關注巨野縣三達水務有限公司是否也會受此影響。